mousse

最近非常忙不太产粮!

 

[莫萨]牛仔&他的马的故事

莫萨百人群活动!
门牌:174911407
指定设定:1999/美国/牛仔 出自杜马老师!

 
 
  "布雷特"是1999年飓风季第一个登场的大个子选手。德克萨斯州南部沿海的科珀斯克里斯和行进轨道上的圣安东尼奥损失惨重。与之毗邻的休斯顿自然也受到了影响。
 
  暴雨的力道能把庄稼压折,泥水堆积在放置农具的坑里顺着缺口灌溉进渠道。出去抢救的大人们无功而返,浸满雨水的衣服在地板上留下一滩水渍。他们站在屋子里面朝着灰黑的天空叹气,颇有一副听天由命、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年幼的孩子倒是不嫌事大,他们推搡着挤在...

  23 17

[Nunoban]Lost Stars

nunoban群活动,欢迎大家来玩!
门牌:667990182

指定BGM:lost stars


  年轻的羊羔常在繁星下迷途。

 
*
  萨列里的嘴角总是抿着,有时候他的眉眼里还能瞧出一点沧桑,人多少都有自己的烦恼,这些是羊羔们的秘密,只有密闭的小屋和告解室才能够见证尚且稚嫩的念头。
 
  告解室的神父从未听过他的声音。他是教堂的常客,但似乎忙碌到抽不出时间来告解室诉说任何事情。见识过他音乐的奥本太太常在坊间讲起这位宫廷乐师长:他很有才华,体面又贵气,只是不知怎的让人感觉有些不近人情。
 ...

  24 4

[豆扎flo萨]扎喵&萨鼠

  *超短的小甜饼,没有什么脑子

这是莫扎特第九十九次没有捉住那只跑出笼子的仓鼠。像他这样优秀的猫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连续的失败。
 
  他很不愿意承认,这只叫萨列里的仓鼠比起猎物更像是他的玩伴——尽管他们很少讲话——谁让那只灵活的啮齿类总是躲进狭小的地方,拿屁股对着他呢?
 
  他把脸挤进对他而言过小的缝隙里,软白的毛都挤在脑袋后面,露出一张干净的脸。
 
  莫扎特是一只拉不下脸皮来的猫,他年轻得很,不是那些为了业绩甘愿和老鼠们打交道的老猫。当然,现在的主人也不是为了捉老鼠而养他的。...

  61 14

大逃猜B组文4 Broken Wings
不是我们玩游戏
是我们被游戏玩(。)

  24

[豆扎flo萨][双兔AU]今天的萨兔兔也要喝胡萝卜浓汤

  *100天快乐!!刀子吃得写不来恋爱了就这样上来了!!!邪教的大家都太棒啦打一个远程电话!

萨列里是镇子里唯一一只垂耳兔,他扛着沉重的布袋子一跳一跳进入小镇时,年幼的孩子们团团围住他,短短的小手一伸就能搭在他的耳朵上。他不是那些放得开的兔兔,直到有家长领走自家的孩子,他才堪堪动弹了一下。
 
  他不止一次在镜子前面撸撸自己的长耳朵,"如果是那种竖起来的就好了。"他把耳朵甩到背后不想看见它们。垂耳看起来很没气势。
 
  不过他感激自己的毛色,深灰不容易漏出不应该的信号,...

  69 27

挂在吊灯上哭泣

鬼。幻焰。:

99日接龙图文《一条翻来翻去的龙》


因为有半辆车被【】了,请走→这里这里这里


① @乔秋秋 


② @EstelEcho 


③ @杜康九  


④ @三尺冰  


@ @纪田末诃 


⑥噗啦 


⑦ @地球人Emmmmm 


⑧ @神无 


 ⑨ @mousse ...


  60

[豆扎flo萨]钥匙Ⅰ

 
  火刑柱倒下来的时候,凑热闹的妇女们到处乱窜;臂弯里的孩子啼哭声冲天而起;醉汉欢呼成一片;少有的几名到场的教士不停划着十字。
 
  火势很旺,白色被染为橙色,又在滚滚浓烟之下变成焦黑的粉末。被处刑的男人幸运地躲过了被木桩压死的命运,不过一根勒紧的粗麻绳把他和死神绑在一块儿。
 
  几颗火星跳了出来,落到旁边一位推搡着人群的醉汉身上,它把麻布的衣角当作导火索,往上一路蹿着。醉汉灌了一口酒,用手背抹了抹嘴,液体顺着胡子流到外套上。旁边的一位女士朝他大叫,"你衣服着火啦!"他什么都没听见一样举起酒瓶继续喝。
 ...

  42 12

[豆扎flo萨]婚礼

  *救急用超短预警

和莫扎特相识大约是在十六岁。莫扎特比他小上六年。小小的人踩着锃亮的皮鞋,猩红的刺绣外套后摆扬起一个不大的弧度,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他拿起一个碟子,莫扎特也跟着踮脚去勾桌面,不过他太小了,通常什么都碰不到,只好鼓着脸颊。
 
  在他二十四岁时,他由俯视变成了仰视的那个。莫扎特在青春期窜高了不少,也从当年那个纯真的孩童变成了狡黠的小狼狗。他仍然像小时候一样爱吐舌头,不过没有那么可爱了,反而是惹人恼怒。
 
  衣服从热烈的红色回归成初生的那种洁白。白色的背心,白色的兜帽外套,...

  31 6

[豆扎flo萨]蒜头精&吸血鬼

   *九十天快乐!!
   *这个有病的脑洞来自:鬼爷&秋秋
     不能怪我

萨列里有几个小秘密,他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比如他晚上总要在葡萄架底下的木藤椅上坐着,数上一会儿星星才肯回城堡;棺材上刻着他的名字以防认错,尽管这里除了有洁癖的罗森博格根本没有别人;极其厌恶大蒜,曾经因为几百米远的小镇上有人煮汤时放了大蒜落荒而逃。
 
  这些事只有几只倒挂在屋檐上的蝙蝠知道,它们也不敢当面嘀咕,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悄悄飞到镇子里,有序地把大蒜从厨房...

  53 33

[豆扎flo萨]婚纱

  *80天快乐!终于赶上了!时间过得好快啊马上就要百日了兴奋到模糊!抖动.jpg

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合页发出微弱又绵长的吱呀声。此时萨列里正猫着腰透过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他只能看到一片刷成白色的墙壁。看来莫扎特已经离开去做准备了。他紧张的情绪稍微舒缓下来一点吁了一口气。
 
  "安东尼奥你是不是换好了?"
 
  突然有一个力道把他往房间里面推去,莫扎特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萨列里被吓到了,不过强烈的羞耻心让他条件反射就去抗拒外人的进入,哪怕这外人是莫扎特。
 ...

  42 33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