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se

废人一个(。)

 

[豆扎flo萨]扎喵&萨鼠

  *超短的小甜饼,没有什么脑子

这是莫扎特第九十九次没有捉住那只跑出笼子的仓鼠。像他这样优秀的猫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连续的失败。
 
  他很不愿意承认,这只叫萨列里的仓鼠比起猎物更像是他的玩伴——尽管他们很少讲话——谁让那只灵活的啮齿类总是躲进狭小的地方,拿屁股对着他呢?
 
  他把脸挤进对他而言过小的缝隙里,软白的毛都挤在脑袋后面,露出一张干净的脸。
 
  莫扎特是一只拉不下脸皮来的猫,他年轻得很,不是那些为了业绩甘愿和老鼠们打交道的老猫。当然,现在的主人也不是为了捉老鼠而养他的。...

  51 14

大逃猜B组文4 Broken Wings
不是我们玩游戏
是我们被游戏玩(。)

  23

[豆扎flo萨][双兔AU]今天的萨兔兔也要喝胡萝卜浓汤

  *100天快乐!!刀子吃得写不来恋爱了就这样上来了!!!邪教的大家都太棒啦打一个远程电话!

萨列里是镇子里唯一一只垂耳兔,他扛着沉重的布袋子一跳一跳进入小镇时,年幼的孩子们团团围住他,短短的小手一伸就能搭在他的耳朵上。他不是那些放得开的兔兔,直到有家长领走自家的孩子,他才堪堪动弹了一下。
 
  他不止一次在镜子前面撸撸自己的长耳朵,"如果是那种竖起来的就好了。"他把耳朵甩到背后不想看见它们。垂耳看起来很没气势。
 
  不过他感激自己的毛色,深灰不容易漏出不应该的信号,...

  57 27

挂在吊灯上哭泣

鬼。幻焰。:

99日接龙图文《一条翻来翻去的龙》


因为有半辆车被【】了,请走→这里这里这里


① @乔秋秋 


② @EstelEcho 


③ @杜康九  


④ @三尺冰  


@ @纪田末诃 


⑥噗啦 


⑦ @地球人Emmmmm 


⑧ @神无 


 ⑨ @mousse ...


  57

[豆扎flo萨]钥匙Ⅰ

 
  火刑柱倒下来的时候,凑热闹的妇女们到处乱窜;臂弯里的孩子啼哭声冲天而起;醉汉欢呼成一片;少有的几名到场的教士不停划着十字。
 
  火势很旺,白色被染为橙色,又在滚滚浓烟之下变成焦黑的粉末。被处刑的男人幸运地躲过了被木桩压死的命运,不过一根勒紧的粗麻绳把他和死神绑在一块儿。
 
  几颗火星跳了出来,落到旁边一位推搡着人群的醉汉身上,它把麻布的衣角当作导火索,往上一路蹿着。醉汉灌了一口酒,用手背抹了抹嘴,液体顺着胡子流到外套上。旁边的一位女士朝他大叫,"你衣服着火啦!"他什么都没听见一样举起酒瓶继续喝。
 ...

  37 12

[豆扎flo萨]婚礼

  *救急用超短预警

和莫扎特相识大约是在十六岁。莫扎特比他小上六年。小小的人踩着锃亮的皮鞋,猩红的刺绣外套后摆扬起一个不大的弧度,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他拿起一个碟子,莫扎特也跟着踮脚去勾桌面,不过他太小了,通常什么都碰不到,只好鼓着脸颊。
 
  在他二十四岁时,他由俯视变成了仰视的那个。莫扎特在青春期窜高了不少,也从当年那个纯真的孩童变成了狡黠的小狼狗。他仍然像小时候一样爱吐舌头,不过没有那么可爱了,反而是惹人恼怒。
 
  衣服从热烈的红色回归成初生的那种洁白。白色的背心,白色的兜帽外套,...

  29 6

[豆扎flo萨]蒜头精&吸血鬼

   *九十天快乐!!
   *这个有病的脑洞来自:鬼爷&秋秋
     不能怪我

萨列里有几个小秘密,他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比如他晚上总要在葡萄架底下的木藤椅上坐着,数上一会儿星星才肯回城堡;棺材上刻着他的名字以防认错,尽管这里除了有洁癖的罗森博格根本没有别人;极其厌恶大蒜,曾经因为几百米远的小镇上有人煮汤时放了大蒜落荒而逃。
 
  这些事只有几只倒挂在屋檐上的蝙蝠知道,它们也不敢当面嘀咕,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悄悄飞到镇子里,有序地把大蒜从厨房...

  49 33

[豆扎flo萨]婚纱

  *80天快乐!终于赶上了!时间过得好快啊马上就要百日了兴奋到模糊!抖动.jpg

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合页发出微弱又绵长的吱呀声。此时萨列里正猫着腰透过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他只能看到一片刷成白色的墙壁。看来莫扎特已经离开去做准备了。他紧张的情绪稍微舒缓下来一点吁了一口气。
 
  "安东尼奥你是不是换好了?"
 
  突然有一个力道把他往房间里面推去,莫扎特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萨列里被吓到了,不过强烈的羞耻心让他条件反射就去抗拒外人的进入,哪怕这外人是莫扎特。
 ...

  37 33

[主教扎]一封未寄出的信

 
  在这个故事开篇的时候,莫扎特还躺在竹篮里朝天空伸出一双小手咿呀咿呀无意义地叫着,他的母亲玛利亚夫人带他出来透气,此时正坐到草地上歇息。年长些的姐姐南奈尔追着黑白交接的凤尾时蝶摔倒了,玛利亚夫人把她扶起来,柔声安慰这个哭得凄厉的小女孩。
 
  这是在一七五六年的早秋,一只被缝住双眼的鹰隼掠过半空,这时很多陋习还没有完全根除干净,思想也处于一种蒙昧朦胧的状态,伟大的人还在襁褓中吮吸乳汁,战争的硝烟还没有遮蔽心灵。
 
  孩子们的哭声是一种会传染的疾病。摇篮里的莫扎特哭湿了垫着的枕巾,不适感让他左右翻滚双手推动篮子的边框,他的母亲还...

  46 7

[豆扎flo萨]一只二十九块的萨喵

  *现代AU
  *一块ooc的劣质甜饼

莫扎特盯着收银台前面的杂货孤儿车已经有一会儿了。平常里面总是丢着儿童文具或者几件促销的衣服,这些东西当然今天也有,不过此时吸引他的是一个黑发黑眼的玩偶。
 
  他几乎每周都来这家超市,玩具专区的玩偶都长得不尽人意,以至于他常常怀疑孩子们的审美。这一只倒是栩栩如生。他按捺不住上去揉了揉玩偶的脑袋,手感倒像是个真正的人,不过哪个人会长一对儿猫耳朵呢?
 
  他蹲下来看着玩偶的眼睛,玩偶也看着他,甚至伸出手摸了摸莫扎特的脑袋,张开嘴:
 
 ...

  57 32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