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se

最近非常忙不太产粮!

 

[豆扎flo萨]咖啡馆闲谈

  *太开心了睡前加急发个劣质小甜饼注定ooc
  *A...Au??

>>>
 
  暖阳透过通明的窗户印在身上荡起一阵酥酥的舒适感,木质的圆桌上镀着一层浅浅的金光,虽不及多瑙河上的粼粼闪烁,却让人看着便产生出一股懒洋洋的情绪来。萨列里一如既往在咖啡屋的窗边轻松地捕捉到了我的身影。他才进门时就有一股酸甜的气息融进空气里扩散至整个房间,我想我大概看见一只半熟的虾子抖抖颤颤地拉开了木椅坐下。
  
  这位有名的宫廷乐师长萨列里最近很喜欢找我聊天。 他很少在我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关于这一点,或许我该出个传单宣传一下自己的独特性——还有谁能撬开这位大师的嘴呢——噢!这可是他自愿的。他在外清冷的眼神此时飘忽不定,平日紧抿的嘴唇微张开来露出一小节洁白的贝齿,忽略那些可爱的胡子们,真是像极一个怀春的少女。
  
  虽然多少能猜到一些,但我仍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尽可能地用最茫然的眼神询问他如此异常的原因。
  
  萨列里几乎要在他自己构造出来的幻想里迷路了,居然好久才接受到我发出的讯息。感谢他的良心发现,在我有些不耐烦地敲击桌子第九下时他总算是把大脑的温度降低到能说话的程度了。当然,从听到他喉咙溢出的第一个音节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人今天怕是冷静不下来了。

  "今天...我在路上偶遇莫扎特了。"他明显还没从刚刚的思绪里挣脱出来,强装平静的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嗯。然后呢?"
  
  才刚刚消退下去的红晕又悄然爬上了这个人的脸颊,"您的声音还是那么像他。"
 
  他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发现了我眼里一闪而过的揶揄。他伸出手刮蹭了几下鼻子,大概是想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但这个行为无疑让他更加暴露出自己的情绪了。我敢保证,我长到那么大从来没有面临过如此艰难的挑战,您要是在场也一定会佩服我忍住不笑的定力。
  
  "他...他把他的新作曲拿给我看了,"萨列里试图继续话题来带过刚才的失误,"您是知道的,他是一位,呃,很优秀的人,虽然不方便承认,但我确实很欣赏他的才华。"大概此时的萨列里大脑里已经飘起了各种夸张的赞美了吧,在这方面他从来也不愿意跟我多讲哪怕一点儿,我也只能从他脸上时不时浮现出的陶醉的表情来判断。
 
  "看着他期待的表情,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回了他一句还不错。"萨列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他的眼神又回到了刚坐下时的那样找不到焦点所在。我知道接下来就是关键了。我一言不发,把脑袋微微往他的方向挪了一点儿作出一副倾听者的模样来。
 
  而他像是对后面的发展有些难以启齿,要不是不符合形象,或许他该在座位上扭动起来。噢!莫扎特究竟对这位纯情的音乐大师做了什么?我还从没见过萨列里露出过这样扭捏的神态来。
 
  他的胸口不断大幅度地起伏着,随着一口清新的空气从鼻腔逐渐填满整个肺部,他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我从没见过莫扎特那么兴奋,这大概是他打招呼的方式吧,我是说,他突然抱住我亲了一口..."萨列里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他可能也注意到他此时的语无伦次真是把他的雀跃展现了个彻底。
 
  他索性不说话了,或许他恼怒于自己的感情外露,又或许是他看见了我浑身颤抖却努力不让笑意呈现在脸上的滑稽场面。谁知道呢?
  
 
 
 
   我没有多说,只是振了振闪着黑色光泽的翅子从半开的窗户支起柔软的阳光一下子投入湛蓝的天空。
 
  您问我是谁?我是那位流氓小乐师莫扎特养的宝贝鹦鹉,而报告每天的所见所闻是作为一只出色鹦鹉的必修课。
  
  
fin.
  
  突然玄幻!
  年末法扎要来文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兴奋一会儿
 

  44 14
评论(14)
热度(44)
  1. 鬼。幻焰。mousse 转载了此文字
    哎呀!真是超绝可爱了!扭捏的大师!!!好想抱紧揉一揉!!!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