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se

最近非常忙不太产粮!

 

[豆扎flo萨]曲奇

   *劣质小甜饼!超短小的段子w
   *看见鬼爷说是kissing day冒出来的脑洞x
 
 
  这是萨列里第一次和莫扎特之间的气氛如此紧张。
 
  他心里一向非常认同莫扎特——尽管他从不显山露水——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莫扎特正气势汹汹地借助身高优势俯视他。
 
  他回想起几分钟前。
 
  莫扎特举着乐谱从门口小步跑进来,"大师大师您看看我的新曲子!"金发因着步伐的交替而上下摆动。
 
  他示意莫扎特坐下,自己也到另一侧去窝进柔软的单人沙发。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把靠垫挤到腰后。从莫扎特手上接过一路上被揉得皱起的曲谱,他把自己的抹茶曲奇推过去。
 
  这是活生生的奇迹,是天堂的余音,他面前坐着一个正在伸手拿曲奇的天使。每一个音符都恰到好处!他的手几乎要扬起来指挥,深吸一口气也满足不了被惊艳到的肺部。他的眼睛离不开那天籁,不过他得给莫扎特一个明确的反馈。
 
  "您这曲奇好难吃啊。"莫扎特突然说。
 
  萨列里到嘴边的夸奖突然噎住了。莫扎特刚刚说了什么?他的曲奇难吃?
 
  他从众多的关于甜点的记忆里取出抹茶曲奇的那一份来放进嘴里咀嚼,无一例外都是美味的信息被传输回大脑。
 
  "您的音乐也不怎么样。"他说。他气得把曲谱一下子甩到莫扎特脸上,当然,他控制着没有太用力。那些曲谱可是精贵而娇弱的。
 
  莫扎特被砸了个劈头盖脸,他感到匪夷所思,萨列里从没用这种语气和他讲话,"您说什么?"
 
  此时萨列里正凝神看着碟子里的曲奇,他思索着,这曲奇怎么会不好吃呢?
 
  莫扎特顺着萨列里的视线看过去。对方的注视异常深情热烈。他大概猜到对方突然恼怒的原因了。他窃笑一声,把谱子随手丢到身后,满意地看到萨列里的眼睛跟着转动过去。
 
  萨列里的心都被揪起来了。他紧紧追着那几页纸,它们轻飘飘地散在空中。这时他突然眼前一白,是莫扎特站起来又几大步靠近过来占了他的视野。他也不甘示弱地站起来。
 
  于是就回到了一开始那个场景。
 
 
  萨列里尴尬地发现自己还不如坐着看上去更有气势。起码不像现在这样要靠后仰才能维持和莫扎特争锋相对的瞪视。
 
  莫扎特清楚地捕捉到萨列里眼里一闪而过的退缩。他心里有个小人儿在尖叫,恨不得翻身上床打几个滚,但他忍住了,甚至半个笑容都没露出来。他脸上带着严峻,"您这曲奇真是难吃极了!我还从没吃过这种味道的呢,没想到您的口味那么奇怪!"
 
  萨列里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也不知道是长时间的后仰还是暴怒导致的。此时莫扎特还在喋喋不休。
 
  怎么能有人侮辱甜点呢?他气急了,但贵族的教养让他的大脑搜刮不出半点儿此时可以用的词句来。他看着那张不断开合的嘴,突发奇想又或者是无意识地突然伸出手,拇指在下四指再上捏住莫扎特的嘴,靠这种方式强行阻止莫扎特继续诋毁他的甜点。
 
  他的耳朵暂时获得了清净,不过与此相对的是手心里传来的濡湿的痒感。这次他意识到了,莫扎特乖巧的眼皮子底下藏了不知道多少狡黠。
 
  他抽回了手,又迅速上前逮住莫扎特还未来得及收回的舌尖。为了弥补他们之间的身高差萨列里不得不踮起脚,双手抓住莫扎特肩膀,远处看起来好像是搂抱在一起一般。
 
  他巡视了两圈,拉开一丝银线,"现在呢?"萨列里笑得一脸得意。
 
  莫扎特看上去呆愣愣的,耳朵脖子通红一片。
 
  "好吃..."
 
 
fin.
 
  明天要考试
  考什么试啊!!我的豆豆我的奶子要来了!!!爆炸.jpg
 
 

  54 14
评论(14)
热度(54)
  1. 鬼。幻焰。mous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