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se

最近非常忙不太产粮!

 

[豆扎flo萨]幼稚园AU

  *六十天没什么脑子的超短劣质小甜饼!

  
  疲惫从来不会降临在四五岁的孩子身上,特别是在莫扎特身上。萨列里老师私心里管莫扎特叫做小刺头。
  
  萨列里站在幼稚园的操场上,他在巡视花坛,这些恼人的花朵和孩子们一样需要操心。
  
  维也纳高级幼稚园坐落在当地繁华的地段,凡是明智的家长都会把他们的孩子送来这里上学。这也是萨列里当初坚持要来这里执教的原因——他喜欢孩子们。
  
  上大学时每次路过学校,他总是很羡慕被团团围住的老教师。孩子们未脱去婴儿肥的小手在阳光底下挥动着,用他们略带稚嫩的声音向慈祥的老师讨要糖果。老教师从口袋里变出一把糖果,孩子们惊叹一声纷纷拿了自己的一颗作鸟兽散,晶莹剔透的糖纸让人想起画家的调色盘。
  
  孩子也确实是画家们喜爱的题材之一,天使般的脸庞挂上天真的笑容,令人赞叹的造物!
  
  萨列里把头转向自己的脚边,有个金发的孩子正在孜孜不倦地掘着泥巴。天使偶尔也会出些事故,他想,尤其是取名叫莫扎特的天使。
  
  小莫扎特无忧无虑,他猜不到他的老师有什么苦恼。他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刚刚发现的蚂蚁窝上,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孩子特有的好奇,他没有工具就用手去挖。
  
  萨列里老师回过神时,莫扎特已经挖出一个不小的坑了,他看见莫扎特指甲缝里全是泥土。也不知道莫扎特的家长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一个每天都把自己搞得一身灰的孩子穿白色。他已经看到莫扎特膝盖上两块洇开的土黄色了。
  
  莫扎特注意到他投来的视线,他扬起脑袋,一双小手就往脸上一抹然后露出笑容来。萨列里感到更加绝望了,莫扎特的脸上也灰扑扑的一片。
  
  这个调皮的小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很快忘记刚才的那一窝蚂蚁,他看中了萨列里温暖的臂弯。于是他抬起两条短胳膊伸向萨列里,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要抱!"
  
  孩童的强硬总是来得没有道理,萨列里本想带着莫扎特去清洗,但顽皮的莫扎特已经抱住了他的小腿,黑色的裤腿上多了几个艺术手印。
  
  他有些生气,不过甚至在还没来得及安慰自己不要和莫扎特一般计较之前,莫扎特又用脸蹭了蹭他,"抱抱。"
  
  他立刻被这软糯的声音征服了,脏有什么呢,他想。有什么比拥抱一个柔软的孩子更幸福?他像任何一个幼稚园老师一样抱起自己的孩子。小莫扎特肉乎乎的,冰蓝的眼珠子在阳光底下近乎透明,粉嫩的嘴唇撅起好像是在撒娇。
  
  萨列里在那一刻感到了升华,一切可爱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他看着莫扎特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
  
  "举高高!"小莫扎特说。
  
  萨列里照做,他两只手掌从胳肢窝里穿过去把莫扎特举过头顶。莫扎特并不重,他举得很轻松。
  
  莫扎特不安分地扭动着,好像是要去够萨列里的头发,他没有让莫扎特得逞。
  
  "亲亲!"莫扎特又说。他晃动着自己的一条胳膊,吃力地指在萨列里的脸颊上。
  
  这个举动无疑取悦了喜爱孩子的萨列里。他笑得像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抱住莫扎特靠近自己的脸。
  
  没有想象中的柔软的触碰,反而是一个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的手掌贴了上来,力道算不上大,但足以把一些东西拍到他的脸上。他想起来莫扎特刚才糊了满手的泥。
  
  他的好脾气都要用完了,莫扎特总是能够轻易就挑起自己的怒火。他刚想对这个小刺头进行一番爱的教育时,莫扎特偏头过来,两只手捧住他的头真的给了他一个亲亲。不过不是亲在脸颊,而是嘴唇上。小小的唇瓣撞上来的时候还发出一声夹带着鼻音的"啾"。
  
  他愣住了,莫扎特青涩地稚嫩地磨蹭着,又很快退去,他看到莫扎特突然笑了起来,眼睛眯成甜蜜的一条,"最喜欢萨列里了。"
  
  莫扎特一个蹬腿从萨列里身上滑了下去,边跑还边回头去看萨列里。
  
  而萨列里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想到莫扎特抹了他两脸的泥。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
  
  
fin.
  

 听说晚上有车突然兴奋.jpg
 半夜发现被鬼爷回了fo尖叫一声摔到床底下非常矜持
  
  
 


  32 10
评论(10)
热度(32)
  1. 鬼。幻焰。mous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