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se

最近非常忙不太产粮!

 

[豆扎flo萨]扎喵&萨鼠

  *超短的小甜饼,没有什么脑子
 
 
  这是莫扎特第九十九次没有捉住那只跑出笼子的仓鼠。像他这样优秀的猫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连续的失败。
 
  他很不愿意承认,这只叫萨列里的仓鼠比起猎物更像是他的玩伴——尽管他们很少讲话——谁让那只灵活的啮齿类总是躲进狭小的地方,拿屁股对着他呢?
 
  他把脸挤进对他而言过小的缝隙里,软白的毛都挤在脑袋后面,露出一张干净的脸。
 
  莫扎特是一只拉不下脸皮来的猫,他年轻得很,不是那些为了业绩甘愿和老鼠们打交道的老猫。当然,现在的主人也不是为了捉老鼠而养他的。他是支持自由主义的,每一只猫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为别人捕老鼠和为自己是两码事。
 
  "萨列里,"他扭了扭头好让耳朵舒适些,"我不吃你。"
 
  要知道,这样一句话从一只追赶了自己快一个多月的猫嘴里说出来,用心实在值得怀疑。任何一只聪颖的仓鼠都不会相信,他往深处又挪动一下,拒绝的意味就差没直接写在背上。
 
  莫扎特显然意识到这一点了,他吐了吐舌头,把头拔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伸了进来,不动声色卷起了萨列里,把这只弄不清状况的仓鼠拖了出去。
 
  不同于萨列里的圆圆胖胖,莫扎特的尾巴有着亮白细长的线条。萨列里见过不少猫撒娇的姿态,没骨头似的构造让他们对这一行为得心应手。不过莫扎特似乎是个怪胎,他从来不知道利用自己天生的优势来博取主人的关爱。
 
  主人比起莫扎特更喜欢萨列里,循规蹈矩的乖巧的仓鼠自然是惹人喜爱的。这只朋友送来的小仓鼠连跑滚轮的时候也是那么优雅,发出的动静微不可闻。
 
  而莫扎特简直是个二十四小时无休的发动机,他随时随地都能制造出噪音。为此他屁股上没少出现过主人的鞋印。
 
  或许他在猫科中是个出色的音乐家,不过人类听不懂。太多喵呜!他的主人对别人抱怨。况且他性子里仍没有被驯服,他上蹿下跳,摔了几只花瓶,拉花了四次客厅的窗帘。
 
  萨列里的到来解除了他要被送走的危机,他好像把胡闹的心思都放到了这只仓鼠身上。主人暂时放了他一马。这个决定对萨列里是个灾难。
 
  一百只仓鼠里,只有叫做萨列里的那只不会喊叫。哪怕是被天敌的尾巴裹了个紧,他也只会扭动身子,两只爪子不停地拍打表示不满。
 
  落到猫爪下的鼠类有什么下场呢?萨列里在电视上看过一些相关的视频,此时他黑溜溜的眼睛里盛满了惊恐,啪嗒啪嗒的挣脱的声音越来越密集。
 
  莫扎特把萨列里卷起来,放到眼前。这只瑟瑟发抖的仓鼠竭力假装自己泰然自若,他的爪子按在绒毛里面,用低沉又细软的声音说:
 
  "仓鼠不好吃的。"
 
  莫扎特伸出舌头舔了舔萨列里的脸,"我当然知道,我说了,我没打算吃你。"
 
  萨列里使了劲往后仰,舌面粗糙的倒刺全蹭在他鼓鼓囊囊的脸颊上。莫扎特只感到有什么细细碎碎的东西打在他尾巴上,他往地上看见一片黄色的碎屑和颗粒。
 
  萨列里把食囊里的果碎都吐了出来。两只先前用力扒着他的爪子下垂着。不过他眼睛里倒没有服软的意思,莫扎特回以注视。他感受得到萨列里仍然在颤抖,但他没有再讲一句话。
 
  莫扎特算得上是猫中比较倔强的那种了,主人踢他屁股,扬言要赶他走,他照样在自己想喵呜的时候喵呜——谁也不能阻止一只热爱音乐的猫进行伟大的创作。
 
  深知这一点的萨列里没有想到莫扎特会真的放过他。直到他的后肢落地,他还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他仔细看了看莫扎特浅蓝色的眼睛。不像是开玩笑。
 
  他迈开两步——这对莫扎特而言还在伸手可捉的距离里——回头又看了莫扎特一眼,这个动作让他半个身子都要转过来,刚刚把储备粮都吐出去的萨列里晕乎乎的,不难理解他绊倒自己。
 
  这只笨拙的仓鼠摔倒了,脸朝下,四肢张开,摊成一滩。他很快爬了起来,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钻进了自己的笼子里。
 
  萨列里没有看见莫扎特的偷笑,白猫在原地团起来舔了几下手上的毛,眼睛一直盯着往笼子栏杆里挤的萨列里。萨列里圆滚滚的屁股一扭一扭,短小的后肢空蹬着。
 
  圆球一样的尾巴抖动着。莫扎特怕他累坏了,用鼻子托住萨列里把他顶了上去。萨列里一屁股坐在笼子里,他不敢回头去看莫扎特。这道目光有点像放大镜聚过来的阳光,照在身上烫烫的。
 
  "我不吃你,我只是好奇你的毛是不是比我的更软一些。"莫扎特趴在萨列里的笼子外面,脑袋枕在前肢上,"我能摸摸你的毛吗?"
 
  萨列里没回话。他维持着背对着莫扎特的姿势。然后有什么东西戳在他背上,连着三下,萨列里不耐烦地扭过头。他看到一颗坚果。莫扎特用爪子在往里面推。
 
  两颊空空的仓鼠是极没有安全感的,他犹豫着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他啃坚果时,隐约听见有笑声。
 
 
 
 
  后来莫扎特每天都会带来一颗坚果给萨列里。他喵呜的时间也不再那么刁钻了,仔细听的话,通常都是和滚轮同时间响起。
 
  主人感到十分满意。
 
  除了家里离奇减少的坚果和萨列里背后秃掉的一块皮毛。
 
 
fin. 
 
  不开车的话!体型根本无所谓的嘛!
  真的堵🚗了
 
 

  68 14
评论(14)
热度(68)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