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se

最近非常忙不太产粮!

 

[莫萨]牛仔&他的马的故事

莫萨百人群活动!
门牌:174911407
指定设定:1999/美国/牛仔 出自杜马老师!

 
 
  "布雷特"是1999年飓风季第一个登场的大个子选手。德克萨斯州南部沿海的科珀斯克里斯和行进轨道上的圣安东尼奥损失惨重。与之毗邻的休斯顿自然也受到了影响。
 
  暴雨的力道能把庄稼压折,泥水堆积在放置农具的坑里顺着缺口灌溉进渠道。出去抢救的大人们无功而返,浸满雨水的衣服在地板上留下一滩水渍。他们站在屋子里面朝着灰黑的天空叹气,颇有一副听天由命、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年幼的孩子倒是不嫌事大,他们推搡着挤在窗口,每年都有的飓风好像从来都看不厌。足有黄豆大的雨滴拍在窗户上,门板嘎吱响个没完,呼呼的风从缝隙里喷到脸上,裹挟着降雨时独有的泥土和青草混合的清新味道。
 
  不远处的小道有人骑马奔驰着。两行树木茂密的枝叶没能挡住雨势,铁蹄每一下踏在地面都溅起半人高的水花。雨水把长筒马靴和鎏金铜马刺上的泥斑冲刷下去。毡帽本来微卷的边淌下好几道水柱,扎在脑袋后面的马尾和牛仔衣一样能绞出一盆水来。
 
  明年三月的牛仔节是萨列里表现的大好机会,这将是他的初次亮相。马术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习得的本领,它需要长久的练习。他没想到会遇上飓风,这不能怪别人——他出门前没有看报纸。他骑着马到远郊时甚至还感叹天气难得凉爽。
 
  这雨没有一点儿过渡的意思,上来就浇得他措手不及。性情温顺的马也跟着惊慌失措,萨列里费了好些劲才让它找对方向。
 
  萨列里本是个中规中矩的人,他习惯穿严实的衣服,绝不露出半块脖子上的肌肤,好像一个海盗把财宝装进密闭的宝箱里不露锋芒。
 
  他自己也很难说清是什么点燃了他的血液。他钻进牛仔的外套里时,脑袋里还残留着一点儿过去的矜持没有消去。可惜这个余量不足以让他从马背上翻身下去。
 
  尽管这个时代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牛仔了,笨重的老旧电视机时常播放一些牛仔们在沙漠的烈日下角逐的画面。风滚草从沙丘上呼哧呼哧离去,仙人掌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一匹马、一杆枪、压低的帽檐、阳光底下半眯的眼睛、裁得方正的巨幅海报张贴在酒馆的泥砖上。
 
  这都可以称之为是过去了,所谓的牛仔再不是甩着绳索,凭着一手精湛的枪法在通缉令上夺得一席之位的亡命之徒,而是一群马术运动员。萨列里曾经也是极厌弃那些毛头小子的。不过自从他跨坐在马背上,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横冲直撞的感觉确实不错。
 
  他系一块黑色的方巾取代心爱的领花,挨着下巴上的胡茬,松松垮垮挂在皮衣上面。这不是什么防水的材料,它的颜色深了些许,水珠连点成线顺着衣领灌进脖子里。
 
  身上湿了就要找地方擦干、烤火。这种行为自然区分了人与动物——他的马理所当然受了凉。只是踩下脚蹬,这匹可怜的马就嘶鸣一声摔到了地上,马腿不停抽搐,鼻息粗重。萨列里坐着懵了有一会儿,不得不把这匹病重的马送去休息。
 
  从结论上来讲,他还有另一匹马。距离下一次的牛仔节着实还有个把月,但牛仔与马的磨合从来不只是一朝一夕。年轻的沃尔夫冈有着栗棕色的身躯,他多半昂着脑袋,白天没有一刻能安分,他踢坏了栅栏不下十次,还总想着把鬃毛垂进油漆桶,每次都把用来涂标语的黄色油漆翻掉大半桶。
 
  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一匹马有什么糟糕的习惯对于演出而言无伤大雅。哪怕晚上爱看星星,这又如何呢?他甚至愿意牵着他的马去歌剧院门口接受艺术的熏陶。
 
  任何一匹拒绝马鞍的马都会列入牛仔们的黑名单,其中沃尔夫冈绝对能排进前三。倒也不是说他性子有多烈,如何指望一群忙碌的牛仔抽出时间来和一匹马交流今天的心情呢?当然,对于萨列里本人来说,他只是处理不来过于软绵绵的关系。在沃尔夫冈之前,他可从来没听说过有马会撒娇。
 
  或许说撒娇不太准确,关于这种史无前例的相处模式,很难轻易给出一个明了的定义。一匹会把脖子靠在饲主肩头磨蹭寻求抚慰的马?甚至他不知道能否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抚慰——这个用词实在是太人性化了。
 
  他怎能告诉别人自己拒绝骑这匹马是出于如此小儿科的原因?他伸出手去揪沃尔夫冈的耳朵,沃尔夫冈往后一仰,把呼哧呼哧喘着气的嘴塞进萨列里的手掌。萨列里觉得掌心又暖又痒,抬头看到沃尔夫冈朝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这马是几年没睡觉,还是吃眼线笔长大的?萨列里只感觉自己掉进了黑洞里。
 
  沃尔夫冈似乎很满意萨列里的反应,他的脑袋一晃一晃,尾巴甩得像条欢快的小狗。萨列里揉揉他的马脑袋,沃尔夫冈鸣了一声,低头从地上叼起一口干草咀嚼几下,看看萨列里又看看地上,重复了三四次。
 
  萨列里后知后觉,这是邀请他吃草呢。他很想狠狠敲打沃尔夫冈,他觉得在这片牧场的土地上马不像马,人不像人。沃尔夫冈看萨列里站在前面脸色阴晴不定,凑上去把干草糊了他一嘴。
 
  萨列里这下真的忍无可忍了,他给了这匹有着鲜明的个马特色的沃尔夫冈一个结实的巴掌,在他的后腿上。沃尔夫冈扭巴两下,四条腿原地跺了跺,萨列里从黑洞凝视得出一个让他自己都感到膛目结舌的结论——他还挺享受的。
 
 
  最后萨列里成功给沃尔夫冈装上了马鞍,代价是给这匹爱好特殊的马几个爱的巴掌。沃尔夫冈没有拒绝他,他本来根本没有对骑这匹马去牛仔节表演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念想。如果他能撬开沃尔夫冈长长的马脑袋,他一定不会再产生类似感动的情绪——沃尔夫冈后悔让萨列里装马鞍了,这是他和他亲爱的牛仔中间不美好的障碍物。
 
  不过这些在萨列里亲昵的抚摸中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他要为这位年轻的牛仔好好表现一番。沃尔夫冈为您服务!他想着。
 
  他背上的萨列里脸都黑了,这马能好好跑吗?一蹦一跳的,他快被颠死了。
 
 
fin.
 
 
 
 
  *1999年登陆德克萨斯州的"布雷特"是当年飓风季的第一个四级台风,德克萨斯州境内主要影响地区有科珀斯克里斯与圣安东尼奥等。
  *休斯顿牛仔节大游行始于1938年,延续至今。
 
  因为ddl到啦所以就胡乱结尾了非常对不起杜马老师了.........
 
 

  23 17
评论(17)
热度(23)

© mousse | Powered by LOFTER